本站搜索 
 
当前位置: 大观新闻网江淮.暖新闻
人间大爱:守护9个月 母亲唤醒植物人女儿
  2015-10-21 09:05 安徽新闻

  灵璧12岁女孩突发脑出血成植物人,在母亲悉心照料下昨日出院进行康复训练。

  对12岁的灵璧女孩赵英男和她的妈妈刘瑞祥来说,昨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。“孩子彻底告别植物人了,刚办了出院手续,后面要进行康复训练。”刘瑞祥说,女儿曾因突发脑出血变成植物人9个月。

  回忆过去,刘瑞祥说,她是在泪水中熬过来。她希望以后能成为一名志愿者,去帮扶植物人和植物人家庭。

  巨变:女儿拉二胡时突然昏迷

  2014年1月18日,是赵英男突发脑出血变成植物人的日子。

  “去年1月16日考完试,17日老师打电话来说,女儿好几门课都考了第一名。女儿很开心,当时寒假作业还没发下来,所以那两天很放松。”刘瑞祥回忆,18日中午,女儿吃了四个馒头、一碗粥,还有最爱的青椒肉丝。

  饭后,赵英男习惯了练一会毛笔字,累了休息一会,再开始拉二胡。

  “老师规定她每天拉10首曲子,拉到第二首时,女儿跑来说‘妈妈,我头好疼’,然后就出现了呕吐。”刘瑞祥一看情况严重,就让女儿穿上外套,马上去医院。让刘瑞祥意想不到的是,女儿仅说了一句“没力气穿”就昏迷了。在医院,赵英男出现了重度昏迷、呼吸停止、瞳孔散大等迹象。

  经专家会诊,赵英男被确诊为先天性动静脉畸形出血,手术后,虽脱离了生命危险,却变成了植物人。

  坚持:倔强妈妈坚信女儿能醒

  女儿变成植物人,刘瑞祥完全不能接受这一事实。刘瑞祥说,“我也活不下去了,不吃饭、不洗脸,也不睡觉,就一直趴在孩子病床边。”

  第20天,刘瑞祥倒下了,而同一天,女儿因病情变化被推进手术室进行抢救。第二天,刘瑞祥就主动要求医生给自己输液。“我要好起来,打起精神照顾女儿。”刘瑞祥心中暗暗发誓,自己一定不能在女儿醒来之前垮掉。

  “女儿昏迷5个半月时,我不想等,也不想让女儿再等了,就下定决心要去北京看病。”去年7月,刘瑞祥带着女儿到了北京军区总医院。

  昨天,该院神经外科主任何江弘告诉记者,医学上超过3个月未被唤醒的就被称为“永久植物人”。而当时赵英男已经昏迷了6个月,恢复难度非常大。

  “她母亲一直坚信,女儿一定能醒过来!”何江弘用“倔强”这个词来形容刘瑞祥对女儿的不放弃。

  听到医生说“手术的成功率不足30%”,刘瑞祥决定不放弃这个让女儿“醒来”的机会。去年7月13日,赵英男完成了脊髓电刺激手术。

  转折:病床旁唱《江南style》

  “女儿笑点很低,昏迷前的元旦晚会上,有个同学跳骑马舞,她回家也学着跳,后来一听到《江南style》就笑得停不下来。”刘瑞祥说,女儿昏迷后,她坚持跟女儿说话,也会放音乐给她听。

  “孩子病了,哪儿有心情唱歌呢,我又这么大年纪,不爱唱这时髦的歌。有一天,我在护理女儿,无意中把‘哦吧刚南style’歌词说了一遍,没想到女儿有了反应‘哼’了一下。”刘瑞祥捕捉到了这一细节,后来就一直在女儿耳边哼唱《江南style》这首歌。为了不让女儿丧失自主排便功能,刘瑞祥每天夜里起来三次,像婴儿一样给女儿把尿。身高一米六的刘瑞祥,长期劳累,体重降到了80斤。

  “每次都是先把女儿挪到床边,扶起来,我再把她抱起来。女儿尿完后,我就仰躺到床上,把女儿滚回去。”刘瑞祥说,女儿比自己高也比自己重,抱起来非常吃力。“去年9月6日,男男有了初意识;10月3日,拔掉了胃管;11月13日,舌头能伸出来了;12月7日,孩子能开口说话……”刘瑞祥对女儿的每一点滴变化都做了详细的记录,记得每个时间节点。

  “电视上植物人手指动了一下,然后醒过来就好了。其实根本不是的,去年10月3日,女儿能听懂我们的话,从那以后,我每天要给女儿做康复训练8个小时。光是全身按摩,我一天都要做三遍,每遍都要两三个小时。”刘瑞祥说,女儿醒来后,手指关节都是好的,没有一点变僵硬。

  出院:女儿正在学五年级课程

  醒来后,赵英男已经不会说话,刘瑞祥便像她刚出生时一样,一遍一遍教她发音、拼读。昨天,刘瑞祥给女儿办出院手续,“前几天取出了体内的刺激器,出院后我们要转入其他医院进行康复训练。”

  “手术前后两个月,我看孩子妈妈白头发多了很多,都不像30多岁的人。”何江弘说,刘瑞祥的毅力让他佩服,没有这位妈妈无微不至的呵护,孩子也不会有今天。由于生病的关系,赵英男的视神经萎缩,视物不清,目前双眼视力只有0.06,右耳听力不好,颈部和后脑也留下伤疤。“女儿脖子那儿有个洞,医生建议做整形手术,费用要4万。现在我们得把钱留在最紧要的地方,不好看就不好看吧。”刘瑞祥说,一年多来,女儿经历了四次抢救、多次手术,已经花费了150万。

  为了节省费用,刘瑞祥在北京租了一个5平方米的单间。“孩子正在康复,每天要保证一个鸡蛋和一杯牛奶,其他的都可以差点。”刘瑞祥为了节省伙食费,自己每顿都是喝着白开水,就着辣椒酱吃馒头,偶尔换个花样,就是方便面配榨菜。昨天,赵英男告诉记者,自己正在学5年级的课程。“语文比较容易,数学正在学长方体、立方体,比较难。因为我看不到立体的图,很多题不会做。”赵英男说,每次都是家教老师把题读出来,自己再在挂板上解答。

  愿望:想成为志愿者帮扶植物人家庭

  植物人9个月后苏醒的消息传开后,很多植物人家庭纷纷给刘瑞祥打电话,“你是怎么护理孩子的?”“最难的时候,你是怎么挺过来的?”

  “连医生都佩服我把孩子护理得好,给孩子做按摩时,医生说要做100次,我就会做300次。医生说能做300次时,我就会做1000次。为了不让女儿丧失说话能力,我每天给女儿拉舌头根,做口腔护理。确实很多人不会护理,等病人苏醒后,肢体僵硬,身体的功能都丧失了。”刘瑞祥现在把自己的护理经验教给其他植物人家属,耐心地解答他们的疑问,希望传递一些正能量。

  刘瑞祥说,社会上有关注渐冻人、白血病人的组织,可没有关爱植物人的组织。“家人是不会放弃植物人家庭成员的,也希望社会不要抛弃植物人。”刘瑞祥说,她愿意成为一名志愿者,去帮扶植物人和植物人家庭。

  如果您愿意帮扶正在康复中的小英男,欢迎拨打热线962000。

编辑: 大观新闻网
热点新闻
热点图片
载歌载舞走进...
十九大精神进...
聚焦这五年
菱湖社区:重...
招商引资
专题报道
 
返回首页 | 关于我们 | 律师声明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
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、建立镜像
Copyright @ 2015 安庆大观新闻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:中安在线